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理论调研 > 理论调研 >
发挥统战优势,兴襄协商民主——统一战线促进全面深化改革的思考
来源:致公党九龙坡区委         时间:2014-06-13 09:15:41        点击:
 
 

协商民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在党的领导下,以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为内容,在全社会开展广泛协商,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要求“发挥统一战线在协商民主中的重要作用”,在统一战线领域,协商民主具有独特的重要作用与生命力。

一、协商民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
 

(一)协商“谈”出来的国家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来自中共、民革、民盟、民建、无党派、民进、农工、致公、九三、台盟等14个党派,9大区域、6大军队、16个团体的代表以及特邀人士共计600余人共襄建国大业。经过十天的讨论,会议通过了第一份决议:制定了《共同纲领》,选举产生了中央人民政府,并确立了国旗、国徽和国号。
 

在当时的特殊历史条件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召开。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后,中国政治形成一个长期政策:统一战线长期存在;各民主党派长期存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长期存在——“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这一世界特有的民主形式形成。
 

(二)协商民主制度下权力运行的特点
 

协商民主制符合“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根本之策,权力运行具有常态性、互动性和制衡性等特点。一是民众权力的阶段性丧失变成常态性在握,相对于选举民主周期性的权力转换,协商民主是始终可以开展的,保证了民主权力始终有效地掌握在民众自己的手中。二是由单一的从上到下运动转变为上下互动,相互制约,内在结合。三是由从中心向四周的单向辐射与发散运动,转变为中心与周边的往返投射、相互影响、循环往复作用。四是由单一的水平运动转向立体交叉、系统制约、交互运动。
 

社会权力是一个立体网络系统。例如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不是共产党单向地面对八个民主党派中的每一个党派,各民主党派之间也不断地进行着有机互动,政党、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群众团体与广大民众等等之间也有非常复杂的互动关系等。通过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建立合理的权力运行机制,我国可以形成网络立体状态的权力运行结构。每一种权力都来自周围的依托,每一种权力又辐射到周围,各种权力之间就有一种制衡。上下相据、左右相持、内外互动,既能保持社会稳定,也能促进发展。
 

(三)人民政协是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组织
 

统一战线的工作范围主要包括各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党外知识分子、民族、宗教界人士、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等15个方面,具有空前的广泛性,分布在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与全面深化改革有着千丝万缕的紧密联系。人民政协在组织构成上囊括了统一战线各方面的代表人物,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不少政协委员特别是非中共政协委员既是人民政协的主体,也是统一战线的成员。
 

人民政协的成立,标志着中国人民不仅在思想上政治上而且在组织上形成了坚强的团结,使统一战线组织与人民民主形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成为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统一战线与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在推进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指导思想。
 

(四)协商“论”出来的发展
 

今年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第一年,也是改革步入“深水区”“啃硬骨头”的一年。在这个阶段,很多重大改革措施出台都会触及利益交汇点。在人民政协的平台上,围绕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问题进行专题协商,已成为人民政协在新形势下开展政治协商活动的一种行之有效的形式。
 

执政党有责任充分发挥协商民主制,凸显统一战线的“法宝”地位和价值,利用现有政治资源,推动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实现种种社会利益的表达、协调利益矛盾,整合各种具有不同利益要求的社会力量,使公众心理上认可、行动上支持执政党领导的改革与发展。
 

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凝聚“发展才是硬道理”共识,走科学发展道路的顶层设计;到全国政协近几期的“双周协商”座谈会关于宏观经济形势、建筑产业化、维护职工群众切身利益、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强汽车尾气治理、核电和清洁能源发展、安全生产法修正、发展全民健身事业、推进海外华文教育发展等一系列十分重要、民众关心或尚存争议的领域由统一战线带来“接地气”的反馈和思考。协商民主已成为中国政治发展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内部关系是经过协商来调整的,国家事务中的重要问题是协商成熟而后决定的,国家的选举也是经过协商提名的。
 

在改革深水区里,通过立法协商、行政协商、民主协商、参政协商、社会协商等多种形式,“论”出创新与发展。来自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所推派的代表及政协委员会的专门人才进行充分交锋,寻求发展的“最大公约数”,为经济社会发展减少阻力、增加助力、汇聚合力。
 

二、全面深化改革要求统一战线有所作为
 

统一战线要紧紧围绕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从协商民主切入,抓住改革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献计出力,既要有冲破思维定势和利益藩篱的“金点子”,也要有切中时弊和起效管用的“苦口良药”。
 

(一)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
 

历史证明,共产党领导是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不断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也是统一战线不断巩固、发展和壮大的根本保证。离开了共产党的正确领导,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就会缺乏根基、迷失方向,国家和社会就会失去凝聚力和向心力,各种矛盾就会失去控制,导致社会冲突和分裂。同时也要认识到,为适应时代要求和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改善党的领导的重要性。统一战线要在勇于实践、独立思考、敢于发声,通过民主协商,为建设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贡献力量,将成熟的实践制度化、程序化。
 

(二)加强统一战线自身建设
 

首先,强化制度自信与角色认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思想和实践由来已久。党的十八大首次提出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的重要论断,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根据十八大精神,把“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进行了部署。面临转型期的社会分化也为统一战线的存在和发展奠定了社会基础。统一战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法宝”级优势,它的政治思维、战略思维、和合思维、民主思维及共赢思维,在协商民主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大有可为。
 

再者,切实提高民主协商水平。要认识到我国社会已进入复杂艰巨的转型期,统一战线的范围也从政治领域扩大到经济和社会领域,作用也从控制为主向整合为主转变,提高民主协商的水平是非常必要的,这个能力应与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相适应。要能驾驭复杂局面,为各利益主体提供一个对话、磋商、交流、沟通的平台,促成各方充分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减少非理性表达的风险,最终达到各主体之间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与相互信任,实现人民利益的真正满足。
 

此外,把握统一战线内部的基本关系,加强组织建设。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是事关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重大政治社会关系,也是统一战线内部的基本关系。促进和实现这五大关系的和谐,是统一战线发挥全面深化改革实现中国梦重要法宝作用的必然要求,也是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服务的根本着眼点和着力点,其根本任务是争取人心、凝聚力量,显著特点是求同存异、体谅包容,突出优势是人才荟萃、智力密集。统一战线在协调和处理五大关系中具有独特优势,要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努力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求同存异、协商合作,运用好“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围绕“大团结大联合”的主题,发扬民主、集思广益、协调关系、化解矛盾,实现共同的社会理想和政治目标。
 

(三)将协商民主制度广泛运用于当代中国社会治理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领域和层次
 

协商民主涉及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基层组织、社会组织等各个主体和渠道,涵盖立法协商、行政协商、民主协商、参政协商、社会协商和基层民主协商各个方面和层面,需要处理好政党、政府、公民、社会和市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这正是统一战线发挥自身优势的广阔天地。
 

一是扩充统一战线工作范围。从国内来讲,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新的社会阶层人士”逐渐聚类,比如私营企业主、个体户、民营科技企业的创业人员和技术人员、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虚拟经济从业人员等。他们在经济上相对独立、思想上有自我推崇倾向、具体要求利益上相对特殊、隶属管理不够清晰,是统一战线工作应该进入的领域,可以通过进一步整合基层统战资源,推动统战工作进入企业、社区、协会等基层单位或组织,不断拓展统一战线服务社会管理的覆盖面。从国际大团结战略来讲,统一战线应在内外经贸往来、文化交流和民间活动等方面充实工作内容,服务改革和稳定大局。
 

二是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统一战线可以通过不断完善民主党派的监督机制促进党内民主,同时通过不断完善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机制促进社会民主,保障党和国家的科学民主决策,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
 

三是促进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今年的政协记者会上,当李彦宏首次以委员身份坐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言席上,以中国互联网的领军人物、民营企业家的角色回答相关提问,同时坐在主席台上的还有厉以宁、陈锡文、杨凯生、周伯华等当今中国经济领域里的重量级人物。他们面向中外媒体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中国协商民主水平提升了一个台阶,也应该成为统一战线为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一种常态。
 

四是促进社会治理体制创新。中央提出,坚持系统治理,加强党委领导,发挥政府主导作用,鼓励和支持社会各方面参与,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形成分工共治局面,这体现着社会公平正义原则并以政治协商的活动方式来表达社会各界别和各方面的意见要求,代表社会各群体各界别的利益,为及时公正地化解各种社会冲突和矛盾、实现社会和谐提供渠道和路径。
 

五是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要继续深入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要求不同主体共同丰富发展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统一战线涵盖各民族各党派各团体和海内外各个方面的代表和优秀人才,“求同存异”、“和而不同”是统一战线的文化精髓,充分包容诸多“异”和“不同”的主体,服务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在新的形势下,统一战线可以发挥文化主体多元的优势,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六是促进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充分发挥好统战成员“人才库”、“智囊团”的优势,进一步创新专题调研制度,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专题议政性协商,从优化空间、国土空间开发格局营造良好生态环境,节约集约利用资源,加强法律和制度保障等方面积极建言献策;以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为主题的专题协商会,则着重从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优化城镇化布局和形态,有序实现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建设智能城市等方面进行分析研究。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更加强调社会公众的参与、治理主体的多元化、治理公开透明化与政策互动。在治国理念重大突破的当下,抚今追昔,1949年10月1日,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合照中,男士或中山装、工装、西服、长袍,女士则旗袍、西装、挽髻、短发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统一战线已经迎来了发挥独特优势,兴襄协商民主的新契机——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集结号”下,以更大的决心和毅力,为促进改革与发展付出更加坚实的努力!